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民国旧影:焚城雪:第四十一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民国旧影:焚城雪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纪子被推倒在地,她惊悚的捂住嘴巴,那两名士兵被打到一个,那名刚刚推了一把她的日本军官此刻额头上多了一个窟窿,就那样睁着双目倒在她的脚边,她的身体豁然变得僵硬。

    枪声接二连三的响起,沈丹钰被这么突然的动静吓了一跳,她刚走到阴暗处时一人迅速的把她拉进墙后,还没等她叫出来她的嘴就被捂住,听到后面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说:是我。这里现在不能待了,这条街现在很危险,我们先离开这里。

    沈丹钰点着头,方世俨把她悄悄地带出去。上车后,她犹惊魂未定,可是听到街上的枪声荡然无存,只有几声断断续续地打枪。

    等到那枪声陆陆续续停下来,可能是敌人交火不利亦或是完成了目的都撤了。陈晔平一开始在心里这么想,等在场的人还没有从那名军官遇刺中缓过来,门外杂沓地脚步声涌进饭店。陈晔平被人从后头冷不丁挨了一棒,事出突然,他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皱紧眉头向前倒了两步,原来是刚才护他的步兵对他动了手,而且后面一队兵遥遥跑来,他被迅速包围。此情此景,他瞬间明白了什么。他冲那人的腹部踢去然后迅速抽出自己藏在内里的枪,那个步兵想不到他会反击大意丢了枪,他反应过来时一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自己。

    都别动!陈晔平问那个人:你们要做什么?那兵还不急说,忽然传来一阵拍手声,士兵纷纷站成两排,陈晔平看着走出来的人,他猜的几乎没错,那人是戚建匀的心腹,段锡贵。段锡贵两只手停在空中渐渐放下来,他脸上旋即露出狡猾的令人厌恶笑容。

    段锡贵先是看了看陈晔平当作人质的步兵,厉道:废物,要这么管长枪有什么用?

    那个步兵叫了声:参谋长段锡贵恶狠狠回道:闭嘴!废物!然后又看向陈晔平,向他露出一个微笑。

    陈晔平的目光冷峻,他两只手紧紧擒住手里的人,他冷笑向那人问候道:原来您就是段老,久仰久仰。我一直对您略有耳闻,可不知为何我们会在这种场合下见面?他看了看身边围着一个圈的士兵。

    段锡贵说话猛然有一股气在胸膛,他道:陈组长——哦,不,我应该称呼您一声少尉,我话先说在前头,您手里的这个人质是死是活一点都不重要。他说着迈步向前走了一步,离陈晔平更近了一点。

    那步兵睁大眼哆嗦了一句:您可不能这样,段老他话还未说出来,陈晔平的枪口触及他的下巴,那人连咽口水都不敢了。

    陈晔平看着段锡贵说:段参谋,我们不是自己人吗?事出突然,今日摆了这么大场面,劳烦这么多兄弟,若是针对我,可否让我死也死得明白?

    段锡贵笑了一下说:看来你很聪明,已经知道自己要被擒于此既然猜出来了,干嘛还要我再说呢?

    陈晔平的语气带着寒意说:段参谋,你太高看我了,我这个人天生愚钝,还是你跟我解释一下让我明白了才好。

    段锡贵让他看躺在担架上的那名日本军官,指给他说:你不是也看到了?

    陈晔平目光如箭,沉道:这人的死与我何干?http://www.ddtwlkj.com

    段锡贵沉默一会儿忽然笑了出来,他笑了很长时间,这种笑声十分刺耳。他立定在陈晔平面前,他说:陈少尉,我看你还这么年轻,也是面相上的君子,看你被利用我实在是看不过去。既然你真想问个清楚,我就告诉你,反正您今儿是断断跑不掉的。今晚刺杀上野先生的就是田兆年的人,这不用说你应该比我清楚而眼下你看看这外头,不仅有戚督军手底下的人,眼下常系的两个师就在城外,你还不知道吧?田兆年昨晚调了两个旅还没过张家店就被常系扣下了。段锡贵说道这里,陈晔平虽然早有准备但心里还是乱了几分,段锡贵继续说:只要田兆年不轻举妄动,我们不会挑动内乱你是谁的人戚督军早就心里有数,只要你配合,等田兆年那边表态,我们肯定不会对你怎么样——

    要怪就只能怪田兆年放了你来,我这几天只是寻思,近几日大报报议论纷纷,你还会不会出现。我心里纳闷,你在江平遇到警察大扫荡的时候就失踪了一段时间我还以为你已经离开这里了。

    陈晔平看着他冷冷说:原来那天大街上肆意开枪的警察是你们安排好的?你有什么企图?

    段锡贵这时没了笑意,对他说:你只是田兆年的一颗棋子,除不除掉你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我那是做给田兆年看的。

    陈晔平沉吟片刻,他心中一定,知道再说什么也无用了,手里的枪松了下来,他已经知道自己今天注定要落入这个人的手里,他说:戚建匀收了你这么个门将,真的是他有眼光。

    段锡贵眼里闪过一丝刀光,含笑不答。

    陈晔平冷哼一声,道:我现在就是你的阶下囚了,你都说了我只是一枚棋子,你拿着这颗废棋有何用?

    段锡贵笑了几声说:我知道,你是聪明人他举起一只手,他身后的人还有陈晔平身后的步兵都举起枪来,几十管枪都对准他一人。

    陈晔平把那个人狠狠往旁边一扔,自己把枪收回来然后举起双手。然后上来两个人仔细搜他的身收走了他手里仅有的一把枪。

    段锡贵这才走到他面前,他看到陈晔平衣服上洇出的两处血迹,于是说道:你受伤了,没关系,我让他们带你去个地方好好养伤。然后指挥手下。

    陈晔平被那些士兵带走前,他走到段锡贵面前,道:我一直以来久仰您大名,今天才了解到您真如传言中的一般足智多谋,运筹帷幄。可不知为何——当年在战场上您要逃走呢?他的目光里没有一丝挑衅之意,平静得好似波澜不惊。

    段锡贵听了他最后一句话如五雷轰顶,嘴角的微笑逐渐下沉,陈晔平说完这句后就从他身边走过。外头的空气是带着凉意的,纵然是夏夜里,他临上车时看了一眼今晚的月亮。

    六里桥饭店外停着不少洋车,夜晚饭店的灯光打亮那些车子的黑色车身都被点缀着五彩光芒,街上没有半个路人,可以见得这条街都被封锁了,饭店里外有保镖还有士兵守着门。全大成下来开车门,一下车时他就感觉到饭店的氛围十分诡异,低声跟陈晔平说:老大,你心点儿

    陈晔平笔挺一身制服从车上下来,全大成说完就去给纪子开门。纪子穿着一套日本和服,想来是她想要拉拢今天来的日本议员。陈晔平走到台阶一处等她,纪子步上来搭住他的手肘,陈晔平进门时才跟全大成说了一句:你在车里待着。

    里面早已觥筹交错,身份不等的各界议士聚在一起相谈,他们走进大厅之后,纪子不久就看见一名日本陆军中佐,于是她离开陈晔平前去与那名军官交谈起来。

    陈晔平身边没了纪子,他喝着手里的半杯酒目光朝四处看去,那一派宁和的气氛让他感觉出今晚宴会中似乎有什么问题,可他此时却想不出来。

    忽然之间,大厅正中央摆的塔形酒杯瞬间倾倒,红色的酒液洒在砖地上,浓重的酒气挥发出来。中间不免有人吓得尖叫一声,服务生们已经麻溜跑来收拾,外面的士兵听见响声跑进来才知道是虚惊一场。

    陈晔平听见那些酒杯顷刻倒在地板上碎裂的声音之后,第一时间看向了纪子的方向。纪子俨然是被吓到了,她躬着身子捂住耳朵也顾不得手里的酒杯,那酒杯直直落在地上,玻璃渣子与红酒四溅。就是这么一瞬间的事情,有一颗子弹穿透饭店的玻璃射向纪子面前的日本军官。

    纪子又大叫一声,她双眼浑圆,那名军官被打中肩膀,纪子在原地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外面的士兵听见声音已经冲了进来,他们第一时间把在场所有的人都保护起来,陈晔平被两个士兵护在中间,一下哪里也走不开。

    纪子在那里慌忙上前询问,她用日语说:你没事吧?

    《民国旧影:焚城雪》十大神级玄幻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closed.com/htmls/mgjyfcx.html
上一章        民国旧影:焚城雪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